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牛大丑风流记(80)(全文完,附有八十集全集下载,喜欢的朋友请给2金币)

(八十) 出走

    小聪的到来,使大丑很高兴,只是他担心春涵与小雅反对小聪的加入。因为有这心事,大丑睡觉都不安稳,他等着迎接那可能到来的难堪的场面。

    很意外的是,当春涵与小雅见到小聪时,一点儿都不意外,更没有排斥的意思。大丑百思不解,私下里问小聪,这是怎么回事。小聪便告诉他,自己来时,跟小雅和春涵沟通过,在她们的同意下,

自己这才动身的。

    大丑问:“那你怎么不把这些告诉我呢?害得我直担心。”

    小聪微笑道:“我是想试试你还在不在乎我。”

    大丑做个金刚嗔目的表情,大叫着向小聪扑去,小聪向屋里跑,但终究免不了让老公浇灌一回。

    大丑很注意春涵的反应,看他脸色很平静,一切跟平常没什么不同,这才放下心来。只是有一点让大丑不明白,自从小聪来了之后,春涵再也没有参预集体“快乐”,推说自己思想觉悟差,跟不上

形势。

    大丑想跟她亲热,便去她房,钻她的被窝。事实上,大丑还是和春涵睡觉的时候较多。

    大丑很感激春涵在小聪问题上的宽容和大度,不但在性上尽力伺候,还买了一些她喜欢的东西,哄她开心,春涵在微笑之余,还不忘提醒大丑一声:“知足者长乐,不要得寸近尺才好呀。”

    大丑立刻回应:“是,大老婆。你的话,我绝对服从。”

    春涵的脸色这才好看起来。

    小聪来后,大丑的心情更好,不只是多一个美销,还多一个好帮手。做饭,小聪包了,她手艺好,大家吃饭很有胃口。

    她到店里帮忙,因为人漂亮,态度好,说话温柔,笑容亲切,使店量大增,连浅浅都服气。

    浅浅看得出小聪与大丑的关系,心里不是滋味,私下里连催大丑赶紧给她办事,大丑支吾而已,气得浅浅想骂他祖宗,但考虑到大局,只好先忍了。

    大约是十二月底吧,大丑家里发生一件大事,使这个美满的家庭受到地震般的冲击,事情的起因,要从锦绣身上说起。

    锦绣是河北的一位姑娘,上次被人贩卖到这里,多亏大丑的救助,才跳出火坑,感激之余,勇敢的献身,把初夜给了大丑。回到家乡后,照样过她的日子,后来,母亲去世了,她很伤心,平静之后

,又到城里打工,干了不少活,都觉得没什么意思,工资也不高。

    谁给介绍对像,她都表示反感,仔细一想,才意识到,自己还惦记着远方的那个人。因为想着他,便来看望他了,也不管他是否成家,是否爱自己。反正,我要去看他,看到他,我心里才愉快,只

要能跟他在一起,我什么苦都能吃,什么事都能做。

    那天晚上,大丑与春涵在谈话,小雅在看言情剧,小聪在厨房做好吃的。

    这功夫,锦绣来敲门了,大丑打开门一看,是锦绣,背着一个大包,还是那么漂亮,一脸的青春气,美目清澈,神情明朗,见到大丑后,照例愣了愣,还是认出大丑来。

    她拉住大丑的手,笑容很灿烂,欢呼道:“没搞错吧?牛大哥,你变成师哥了。”

    大丑也笑了,赶忙拉她进来,给大家介绍认识,并简单述说了自己跟她的关系,包括那种亲密的事。众女一怔,这才明白,原来又是一个敌人,虽然不怎么开心吧,还是跟她一一拉手。

    大丑注意到春涵的脸色一变,他的心一沉,觉得不好。稍后,见她又恢复平静,这才长出一口气。锦绣是个聪明的姑娘,放下东西,便去厨房帮小聪做饭,她性格不错,容易接近,等她和小聪从厨

房出来时,两人已经有说有笑了,俨然姐妹一般,看得大丑别提多开心。

    吃饭时,大家听锦绣讲过去的经历,以及沿途的见闻。小聪与小雅都很有兴趣,跟她谈得投机,而春涵只是笑笑,基本上没说什么。

    大丑见她脸上没有结冰,心里暗暗庆幸。

    晚上睡觉时,大丑把自己的房间让给锦绣,自己到春涵被窝里睡。锦绣很想跟大丑同床的,但她姑娘家,脸皮嫩,怎么好开口呢。再者,初来乍到,怎么好跟人家争宠呢。

    别看大丑没细说,她也知道,这三个姑娘都是他的女人。她们长得都漂亮,尤其是那个春涵,简直美得没边了。任何美女在面前,就像星星在明月面前,失去光彩了。

    她睡在大丑的床上,闻着大丑被上的气味,就像在大丑的怀里一样。这姑娘立刻想起两人在床上的镜头来,他那根棒子那么硬,带给自己无穷的快乐。这么想着,下边便湿润了。她的一只手,便向

自己的胯下,摸那件属于他的骚答答的宝物,虽然在黑暗中,没有别人,锦绣还是觉得脸上发烧,像有人见到似的。

    再说大丑,这天晚上很是憋气,因为春涵不理他,想跟她亲热,她不准。推说什么来事了,弄得大丑只好扔掉那个念头,问她怎么了,她说没什么,只是困了,很想睡觉,叫大丑别烦她。

    大丑知道她在闹情绪,因为锦绣的事,便耐心地给她讲述锦绣当初的不幸与无助。

    春涵便说:“好了,大老公,你不用多说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   大丑以为她想通了,很高兴的抱住她,虽然没做成那事,但是,春涵还是让他的嘴和手,给大占便宜。

    第二天早上,当大丑醒来时,怀中已空,他知道这美女又出去锻练了。真可谓夏练三伏,冬练三九,正常时候,风雨不误。等小聪做好饭时,大家来吃,还不见春涵的影子。

    大丑意识到不好,觉得有事。他急匆匆到春涵屋里检查,发现不见了她的一个包,还有一些常换的衣服也没了。大丑心一痛,明白怎么回事了,又在梳妆台上发现一张纸条,用一个立着的镜框压着

    镜框里边是春涵与大丑的合影,正是在太阳岛上记者们给拍的。真不知她什么时候,冲人家要回来的,又是什么时候,把这照片放在这里的,自己好粗心,竟然没发现。

    大丑看着照片上春涵的笑脸,一阵心酸,泫然欲泣。他拿起纸条看,上边写着:“得寸近尺,忍无可忍。天南地北,永不相见。好好开店,苦心经营。要是破产,绝不饶你。”后边署名是:“铁春

涵。”

    大丑看了,眼前发黑,天旋地转,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头栽倒在床上,半天不起来。在这一刻,他觉得生不如死,没有她,好像天塌地陷,世界一片漆黑。

    三位姑娘也跟进屋,都见到纸条。

    锦绣呜呜的哭了,说道:“都是因为我来了,才把她气跑的。我是个罪人,我没脸留在这里了。”说着跺着脚往外走。

    大丑腾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,大叫道:“你给我回来,不准走。”

    锦绣站住,回过头来。

    大丑向她招招手,锦绣像燕子穿林般,扑进他的怀里,又哭起来。

    大丑稳定一下情绪,强作笑脸,拍拍她的背,逗她道:“快别哭了,哭得我这个难受劲儿,别把鼻涕弄我一身。”

    锦绣一听,这才哭声止住,抬起泪水涟涟的脸。

    大丑安慰道:“这事不怪你,是我不好,是我平时对她的不够关心,她才走的。你不来,她也会走的。她不是真走,只是气气我,过几天,她气消了,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   锦绣将信将疑,还问:“是这样吗?”

    大丑说:“没事的,我会把她找回来的。”

    锦绣心里一宽,情绪才好些。

    大丑接着又说: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三个都一样,都是我的媳妇儿,谁都不准走,谁走了,我就不要她。”

    锦绣一听,心中大喜。

    大丑望望小雅,小聪,二女都点头同意。

    大丑又说:“从今天开始,我把店里的事,交给你们跟浅浅。我暂时请假,小事你们自己做主,大事,跟我商量。我要拿出全部的时间和精力,把我的大老婆找回来。”

    大丑望着窗外,心说:你想甩了我,没那么容易,你就是躲在东海龙宫里,我也把你给抓回来。我牛大丑绝不会放过你的。

    从这时起,大丑开始寻找春涵。他整天在省城里转悠,这七个区的每条街,每个旮旯,他都不放过。

    早出晚归,真有掘地三尺的架势,又用电话联系春涵的所有朋友与熟人,极力寻找线索。

    当然,他给春涵也多次打过电话,但都打不通。他真怀疑,她一怒之下,会迁怒于手机,把它摔它稀烂。那手机可是自己精挑细选的,价位可不低。

    经过一个多月的寻找,始终没结果,正所谓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”。大丑肝肠寸断,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泪。他已经好久不流泪了,自从来到哈尔滨,自己多数时候都是春风得意的

,快乐似神仙!这里有多少事让他开心呀。

    这时小雅已经放假了,这丫头决定不回家了,要跟老公一块过年。因此,她每天都到店里帮忙。小店不大,这四位美少女,成为店里的一大亮点,吸引无数的顾客,销售额连连上长,大丑的钱越来

越厚,但他并不开心。

    有人问起春涵,大丑便说,她回娘家了。

    他为了奖励四位姑娘,每月给她们可观的工资,四女自然非常高兴。三女都挺懂事,基本上不在大丑面前提起春涵来,免得触动他伤口。只有浅浅,可不管那事,不但常提春涵姐姐,还私下里催促

大丑,让自己早点过门。

    大丑火了,喝道:“催什么催,跟催命似的,没见到我正烦着吗?再催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    浅浅心酸,眼睛红了,就差没哭出来。

    大丑见她委屈的样儿,便搂过来亲亲她的脸,语气也异常和气地说:“浅浅呀,我的话重了点,你别往心里去。我心情不好,别怪我。我一找到你春涵姐,就接你进门。”

    浅浅这才乐了,用俊俏的脸直蹭大丑。

    这段时间以来,水华,班花,小君,倩辉,也都来人或来电话安慰他,让他别难过。大丑很感激这些美丽而可爱的女人们,自己今天的幸福,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她们,尽管自己很不是东西,但自己

对每个人都是很好的。

    本地没有动静,大丑打算出省去找,在全国範围内“搜捕”春涵。只怕出去走不多远,便过年了,几位姑娘劝他,过了年后,再出去吧。那时,天气也暖和些。大丑觉得她们说得有理,便答应了,

他知道,寻人很难,自己准备打持久战吧。

    在家的大丑,因为心情不好,不注意身体,结果生起病来,病得都住院了,到他要出院时,离过年只有一周时间了。在医院里躺着,大丑的眼前全是春涵的笑脸。这美女一天也不放过他,他在睡觉

时,她便飞入他的梦里。

    在梦里,他追逐她,她飞得很快,自己老是差那么一点。等自己停下来,她也停下,对自己微笑,像是挑逗。

    这天要出院,水华来看他,她说:她有了春涵的消息。大丑激动地抓起水华的手,大声急问。

    水华闭上嘴,偏不说。大丑急得抓耳挠腮。水华见屋里没人,便说:“让我说,也可以。可不能白说,得给我好处。”

    大丑爽快表示:“什么好处都行。”

    水华红着脸说:“以后有空你得多陪陪我,我下边想你想得厉害。”说着,摸大丑的胯下。

    大丑兴奋得把手伸到她的里边,摸弄着她敏感的部位,嘴上说:“只要能把她找回来,我一定让你多死几回。”

    水华这才告诉大丑,春涵现在北京,在一家娱乐城当歌星呢,前天给水华打电话。

    大丑叫道:“你怎么不早说?我这就去找她,我这就去买车票。”

    水华怒道:“她不让我说,我是偷着告诉你的。还有,你长没长脑子,火车多慢呀,等你到那儿,她万一走了呢。”

    大丑拍拍自己的头,骂道:“我真是傻瓜。”

    大丑问:“那你现在打个电话,你看她还在哪里没有?”

    “还用你告诉提醒我吗?我早打了,打不通。”

    大丑明白,她是有意躲着大家,她不想做的事,别人无法逼她。

    大丑问清春涵落脚的旅店,便跟家里打个招呼,乘飞机直飞首都。大丑没坐过这么先进的交通工具,若在平时,他一定要仔细品味一下飞机的好处,可这时哪有那个心情呢,只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

    下飞机已是中午,他打辆车,以最快速度赶往那家旅店,结果扑个空。老板娘说是有这个客人,但她已于昨天下午走了。大丑连连叹气,随即询问春涵在这里的情况。老板娘在得知大丑的身份后,

这才把知道的告诉大丑。

    老板娘说,春涵在这里住一个多月了,她在附近的一家娱乐城当歌手,每天出来进去,都是那家老板亲自开车接送。可春涵从不对她说个“谢”字,连个笑模样都没有。

    老板娘强调,她不愧是姓铁,真跟铁一样冷。在这里住这么久,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笑。

    真是太可惜了,这京城这么大,这样美的姑娘,恐怕找不到第二个来,只是太冷了,好像是有什么伤心事。

    每天来找她的男人那么多,她向来爱理不理的,好像她是女皇,人家都是僕人。那些在京城耀武扬威的大人物,在她面前,都老实了,又是送花,又送首饰的,结果她都不收,让她的屋门都不让进

    有个冒失鬼,趁酒醉闯她的房间,被她的打得鼻青脸肿的。想不到这姑娘还是个侠女呢,功夫不错。有不少人请她当保镖呢,她这模样的当保镖,还不把老板给迷死才怪。

    有不少人向她求爱,她对外宣称,自己已经有老公了,并说出老公的名字:牛大丑。

    大丑听到这里,感动得眼泪要下来,他知道她并没有忘记自己,她依然爱着他。他无心往下听,他只想知道她在哪里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   大丑问春涵去了哪里?老板娘想了想,说道:“好像她说要回家过年。对,是这个话。”

    大丑一听,心里一暖,情绪好了起来。

    他谢过老板娘,又匆匆回家,什么地方都没去玩,根本没那心情。在路上,他便打电话,又往家里,又往水华那儿,又往春涵舅舅家,结果是都没见到她。

    大丑再次失望了,心说:难道她真的不见我了吗?也许她根本没回来。

    回到家后,几位姑娘都来问好,小聪做好东西,给他接风。晚上,她们照例来陪伴大丑,只是大丑不来电,自从春涵走了,他便禁欲。她们也不怪他,仍然会轮流陪他睡觉。

    大丑焦急又耐心地等着春涵,她说回家过年,一定是回到这里。她说的话,一定会算数的。等吧,等吧,幸福会重新再来的,大丑这么安慰着自己。

尾声 

    除夕那天早上,吃过饭,众女都到店里去了。按大丑的意思,都这个时候了,干脆关门休息吧,消停过年。但锦绣与小雅都不同意,都打算在最后一天有个圆满的结尾,以便把好运带到明年里去。

    大丑望向小聪,想听听她的意见。小聪想了想,也举手同意。

    大丑点点头,三女先去店里了。剩大丑一个人在屋里,坐也不是,躺也不是。眼前总晃着春涵的影子。她在对他灿烂的笑,她在对他娇嗔的怨,她在对他咬牙切齿。不管什么样子,在大丑感觉都是

美的,都是值得回忆的。如今,她在哪里呢?胖了还是瘦了?

    大丑在出门之前,照例要到春涵屋里转转的。屋里一切如昔,还是春涵在时的样子。好像她早上出去,到点还会回来似的。被子叠得有棱有角,挺挺实实的。地面泛着暗光,没有灰尘。梳妆台上,

除了梳妆用的小玩意,化妆品等,还有她常看的一些书,都是关于创业的。

    最特别的,是台上站着一张镜框。大约两拃长,里边镶着一张彩照。正是在太阳岛上,春涵与大丑身着泳装的合影。照片上的春涵,四肢白嫩,笑面如花,深情款款,常春藤般的又臂,热情地缠住

大丑的脖子,而大丑是一脸的受宠若惊的样子。也含有骄傲与得意。

    大丑拿起镜框,抚着春涵的“脸”,想到当时情景,想起江上的险情,想起一切关于两人的往事,心中又是甜蜜又是苦涩。真不甘心,这一切都变成历史,更不甘心她像镜花水月般消逝。难道她真

是仙女下凡,停留的时间一到,她便重返天上吗?如果是那样,为什么不把我一块带走?这么想着,他有点痴了。

    自从春涵出走之后,这屋一直这么空着。大丑自己不住,也不让别人进来。他跟三女睡在别屋。因为空间有限,总有一位美女,跟自己同眠。虽然同床,但大丑从来没有过界。也就是说,春涵离开

之后,尽管常抱美女休息,可没有过性生活。那美女把他的激情带走了,他再也没有情绪做那种事。不是不能做,而是不想。这不是出于什么道德原因,或是恕罪感,自责感,而是一种感觉。这感觉使

无法做爱。如里这美女总不回来,真不知自己会在什么时候继续他的风流人生。

   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大丑便出了这屋,轻轻带上屋门。生怕声音大了,会惊动什么似的。本来,他可以不去店里的,店里有三女就行了。但他还有点不放心,就像春涵在时,店里的什么事,若不亲

自过目,心里总不踏实。他每时每刻,都在心里大呼着:“大老婆,你在哪里?大老公想死你了。你不回来,这生命淡如白开水。”

    大丑穿上羽绒服下楼,这衣服是春涵亲自给他买的。他向自己的小店走去。耳边不时响起鞭炮声,提醒他今天什么日子。过年又能如何?在他,春涵在时,天天在过年;她不在身边,过年如常日。

因为没那份心情,他连过年所需之物,都没有张罗。都是三女去买的。当然,一切花费,都由他老牛出。

    大丑过了横道,走向小店。小店就在对面那条街,在左侧没多远的。远远便看见自家的牌匾落上一些雪。此时,天正在下雪。零碎的小雪花正从阴晦的天上悄悄飘落,制造一种梦般的静谧。

    无意中,他向右侧望了一下。他发现在右侧的楼前,在小店的斜对面,一位女郎正站在皑皑的雪地里。她穿着蓝色的羽绒服,笔直的伫立着。身影那么美好,谁见了都会叫一声真美。她没有扣帽子

,洁白的雪花,一朵朵的,轻盈的在她的瀑布般的长发上增加。她痴痴的望着对面的小店,一动不动,像是一尊美丽的雕像。

    大丑看她第一眼,便浑身颤抖一下,像被电打了。虽然对方的头发,有一部分垂下来,挡住脸,大丑只能看到一个鼻子尖,然而,凭直觉,他也知道那是谁。

    惊喜之下,他赶紧靠边,贴着右侧的楼下,小心地前进。他怕惊动她,怕她像小燕子一样,突然掠身而去,渺无蹤迹。

    他偷偷来到她后边的位置,猫着腰,一步步挪着,突然出手抱住她。他以为,她必定发出受袭击时的尖叫,哪知他错了。这美人头也不回,还把头靠在他的身上,嘴里轻声说:“你这坏蛋,害苦了

我,我恨死了。”

    大丑伸长脖子,望她的脸,嘴上问:“大老婆,你怎么知道是我?万一是别的男人,你不是吃亏了吗?”

    春涵用明亮的眼睛白着他,不屑地说:“你小子鬼头鬼脑的,从那边过来,我早发现你了。还以为挺高明呢。再说,你身上的臭味,我能闻不出来吗?你以为我是木头?若是别的男人来非礼我,现

在他已经躺在雪地上哼哼了。”

    大丑夸道:“我老婆,就是不简单。快,让老公看看,走了这么久,有没有胖?”说着,把她转过来。春涵那张宜喜宜嗔的脸,就如皓月般的照耀他了。

    大丑拉着她的手,笑道:“还那么漂亮,只是有点瘦了。一定是想我想的了。这不用问。”

    春涵用眼睛横着他,说道:“我想你?气都气饱了。要不是惦记我这个店,我一辈子都不回来。”

    大丑软语相求:“大老婆,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的错,你原谅我吧?一日夫妻百日恩。何况咱们睡了还不止一夜呢。”

    春涵甩开他的手,哼道:“你少恶心。一见面就是这套。告诉你,想我原谅你,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   大丑又抓住春涵的手,急道:“你想怎么样才原谅我呢?只要你说,就是上刀山下火海,我也不皱眉。”

    春涵这回不甩手了,脸上露出捉弄人的笑容来,沉吟道:“晚上,先回家跪一夜洗衣板,明天早上,如果我见你有诚意,有改过之心,如果我那时心情不错,我会跟你说话的。”

    大丑豪迈地表示:“不,不,一夜怎么够,我要跪一年。谁也别拦着我。”

    春涵夸道:“好老公,真是好样的。这一年可有点你受了。只怕我心疼的。”

    大丑笑道:“这有什么呀?老婆开心,我就开心。老婆说话,就是圣旨。老婆走哪,我给打杂。”心里说,先把你给稳住再说。让我跪洗衣板,我会那么傻吗?跪一年的意思都不懂吗?今天是什么

日子,是除夕呀。过了一夜,便是明年。跪一夜,不是跪一年吗?

    春涵突然红了脸,说道:“老公,你还没有好好抱我一回呢。你想不想抱我?”

    大丑叫道:“这就火暴一回。让大街上的人都瞅着眼红。”说着,双臂抱腰,把春涵抱起,然后在雪地上疯狂地转起圈子。地上雪花一群群的跳起来,像是蝴蝶,围着两人。过路的行人,有不少驻

足而立,惊讶地看着激动的两人。

    两人都大叫着,大呼着,大笑着,陶醉在二人的世界里。好像这里只有他们二人,世界空空的;好像天地只有他们二人,宇宙都空空的。

    转了一会儿,春涵让大丑放下她,说道:“我有点头晕。”落到地上,春涵才发现有那么多眼睛都在看着他俩,不禁有点害羞。大丑可不管那事,他的脸皮早就练出来了,没有城墙厚,也能赶上一

本书吧。

    大丑眉飞色舞,揽着春涵的腰,又打飞吻,又吹口哨的跟大家打招呼。好像是谢大家捧场一样。人们哄笑一阵儿,看了一会儿美女,便都依依不舍地各自去了。

    这时,春涵的小店门开了,四位姑娘跑出来了,大叫着春涵姐。大丑笑道:“大老婆,咱们进店吧,她们都在等你去主持大局呢。”

    春涵望大丑微笑道:“我老公多有本事呀,简直就是一个皇帝。她们都是你的妃子。”

    大丑接茬道:“你不就是正宫娘娘嘛。”

    春涵哼一声,说道:“少贫嘴。别忘了地上的包。”说着,被过来的四女,众星捧月般的迎到店里。大丑望着她们,挠了挠头,说道:“怎么没人理我呢?我真成孤家寡人了。我老牛是怎么混的呀

    他的目光望向雪地,这才发现地上有一个不小的包。这自然是春涵的东西,那么鼓溜,也不知里边装有什么宝贝。

    大丑拎着包进店,众人正围着春涵说话呢。都问长问短,嘘寒问暖的,亲热得很。大丑看了高兴。有的人还给春涵扫着身上的雪,有的给她理头发。令大丑欣慰不已。

    小雅就问:“春涵姐姐,这么长时间,你到哪里去了?可把我们想坏了。这一路上,一定有好多好玩的经历吧。给我们讲讲吧。”

    春涵坐在椅子上,微笑道:“好玩的事,太多了。等回家里,我慢慢讲给你们听。”

    浅浅拉住春涵的手,问道:“姐姐,外边好吃的东西一定不少吧?你有没有尝尝?”

    春涵说:“怎么没有。什么天津麻花,狗不理包子,北京烤鸭什么的,我都吃腻了。不知再吃什么好。”这话令浅浅睁大眼睛,露出艳羡的神色。恨不能亲自去尝尝。

    春涵指着自己的包,说道:“我包里还有不少好吃的东西呢。你拿出来尝尝。”

    浅浅笑了一笑,没有动手。虽然很有品尝的意思,毕竟大庭广众之下,不好意思那样。

    锦绣过来,一脸忧郁地说:“对不起,春涵姐姐。都是因为我不好,因为我来了,才把你气走的。都是我的错。现在你回来了,万事大吉。我想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   春涵一把把她搂过来,正色道:“好妹妹,你说什么傻话呢,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往哪儿走?你要真走了,我会生气的。再说,我这次出门,与你没什么关系。就是没有你的出现,我也要出门的。

在家里呆闷了,想出去逛逛。同时,也想试试有的人,是不是真喜欢我的。”锦绣听了,这才消除忧郁,一脸笑容地跟春涵贴脸。显得十分激动。

    浅浅在旁看了,大感凄凉,心想,你们都好了,都乐了,我呢,我怎么办?转头看大丑,大丑只是带着傻笑望着春涵。把浅浅恨得暗暗咬牙。心里直骂大丑的八辈祖宗。她心说,怎么想办法混进后

宫呢。在床上用自己的宝物,夹住他的大鸡巴,让他乖乖投降,大叫心肝宝贝。让他知道离我不行。这才能消我心头的被辱之恨。

    这时小聪说话了,她把春涵走后的事情,详细地讲给春涵听。关于店里,家里的等等。主要强调了大丑是如何着急,上火,难过,流泪,如何寻找,如何悲观等等,甚至把大丑如何禁欲,不与大家

做爱的事都抖了出来。这小姑娘真够大胆的。但这时没有一个人觉得好笑,都鸦雀无声的。

    直听得春涵眼中有了泪光,要不是强忍着,早就泪如雨下,无休无止了。她对站在圈外大丑招手,温柔地唤道:“大老公,你过来。我也好想你。”

    大丑慢慢地过去,春涵一头扎进大丑的怀里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流出喜悦的泪水。大丑的眼圈也红了。旁边的众女都心里酸酸的。小聪干脆哭了,泪水比春涵的还多。

    很快,春涵离开他的怀,擦干泪水。然后对大丑说:“老公,今后,我不再气你了。你对我太好了。我知足了。只是不知道,我该给你什么好处呢?”

    大丑憨笑着,摸摸自己的额头,刚想说: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回来,便是最大的好处。”张开嘴时,忽见对面的的浅浅对他挤眉弄眼的,还指指自己的胸。大丑不傻,明白她的意思。只是春涵

才回来,就提这事,这不是上眼药吗?别再弄不好,又把春涵给气跑了。

    大丑叹着气,感到很为难。气得浅浅直跺脚,都想自己开口了。这一切都看在春涵的眼里,她暗暗叹息。心道,我怎么这么傻,当初为什么把她留在店里?她那么漂亮,明显的对大丑有强烈的吸引

力。我这不是自作自受吗?我怎么也干了件蠢事。真不知这小子是什么时候把她勾上的。好吧,我好人做到底,就成全她吧。不过,以后,可得看紧了。防夫如防贼。要堵塞一切漏洞,杜绝一切隐患。

绝不让悲剧重演。

    因此,春涵便说:“大老公呀,我想好一个主意,你准保高兴。我知道你喜欢漂亮姑娘。看在你对我一片真情的份上,我就再给你一个”老婆“的名额。你已经有了我们四个,现在,你可以找第五

个。不过,我只能给你十分钟时间。十分钟之内,你如果能找到一位喜欢的姑娘,就让她当你第五个老婆。听好,只有十分钟时间。过了这十分钟,你这辈子休想再有第五个。”说完,坐下来,眼角的

余光瞅着浅浅。

    大丑还是提不起勇气,要浅浅入门。浅浅急了,嗖地蹿出来,叫道:“哇噻!我终于熬出头了。”同时,冲上去,抱住大丑的脖子直亲。

    这下,除了春涵,把别的姑娘都惊呆了。她们把目光集中大丑身上。大丑轻轻推开浅浅,见小雅,锦绣都露出凶恶相来,吓得他赶紧把头转向一边。心说,这下糟了,晚上又有罪受了。这几头母老

虎还不吃了我才怪。

    本来,有春涵这一个辣妹,自己就够头疼了。现在又加一个浅浅。这丫头,野着呢。别看在春涵面前,像淑女一样,其实他知道,那都是装的。她比春涵还厉害呢。自己怎么这么不幸,怎么会惹上

她呢。真没有眼光。

    还没等各位对浅浅之事进行表决呢,忽听外边有声音。门一开,进来三人。一人说:“你俩走慢点,脚下稳当点,小心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    一人答道:“没事的。我上了好几份保险呢。有事自有保险公司负责。”

    另一人笑道:“我不但有好几份保险,我还有儿子扶着。你们想,我这当妈的要是有事的话,我儿子能看着不管吗?”说着摸摸自己的大肚子。

    大家听了,都笑了起来。原来来者正是班花,水华以及倩辉。她们见到春涵,都十分亲热。春涵众人忙搬椅子请她们坐。

    班花瞅瞅众女,又望向大丑:“牛大丑,你这是干嘛?要举行选美比赛吗?个个都这么靓。”

    水华说:“这样的服务员卖货,大丑很快要成大款了。到时,得向他借钱了。”

    倩辉笑道:“这小子想当皇帝呀,要搞三宫六院。不知道那功夫行不行。”一句话,把几位姑娘说得脸红起来。

    春涵赶紧打圆场,问道:“你们没有吃饭吧?正好,老牛要请客,一起去。”说着,向大丑递个眼色。

    大丑立刻响应:“对对对,大家都去。谁不去的话,我会不高兴的。”说着,挺挺胸膛,使自己更像个爷们。

    倩辉三人齐声附和:“牛老板请客,怎么能不给面子。天上下刀子,也得去。好的,大家都去,要大吃,特吃。饱饱的过年。”

    春涵问大丑:“咱们到哪里去吃?这里的饭店这么多。”

    没等大丑说话,浅浅笑道:“你们跟我来吧。我知道一家新开的大酒楼,那个气派劲儿,附近没有第二家。”说着,打头往外走。

    浅浅的话,听得大丑心一疼,暗骂:“你这个死丫头,真是吃男人不吐骨头。在那儿吃一顿,够在家吃半个月的。这个小骚屄,下回趴你身上时,看我怎么操你。

    大丑,春涵与倩辉,水华,走在最后,春涵不停问二女关于孕妇,保胎等等事情。二女也没在意,耐心解答。

    大丑随口问道:“春涵,你这么喜欢小孩子,赶明儿咱们也生一个吧。”

    春涵摸摸自己的肚子,对大丑怒道:“都是你不好。害得我这么丢人。我跟你没完。”大家不明白春涵为什么发火。大丑更是声都不敢出。

    春涵摸摸自己的肚子,说道:“我一个大姑娘,可怎么办?过几天,肚子大了,想瞒也瞒不住了。我可怎么见人。”说着,摸摸自己发烧的脸。

    大丑一呆,接着大叫道:“咱们明天就登记去。”把春涵又抱起来,又在地上转起圈子来。这回,周围的观众更多。大家都以为大丑是个疯子。只是被抱起的那姑娘可真美,比影视上的明星可强多

了。

    在断断续续的鞭炮声中,在飘飘的小雪花里,过去的一年即使远去,新的一年年即将到来。那抖峭的寒气停留不了多长时间了。又一个春天,带着无限的希望,无限的温暖,像一道绚丽的彩虹,正

迅速的向人们飘来呢。

    欢呼吧,吶喊吧,奔跑吧,跳跃吧,赞美吧。我们张开怀抱,我们拥抱艳阳,我们拥抱美好的明天!(完)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我是菜鸟,请喜欢的朋友点“感谢”支持一下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