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第一次被人强暴

第一次被人强暴

我今年21岁﹐一头长及腰际的乌直秀发﹐身高166cm﹐体重95磅﹐三围是32D, 22, 33。

你们知道D Cup有多大吗?就是一个男性的巨大手掌也只能包住大半个乳房啊!我的胸房更是竹笋型的﹐而且骄傲而坚挺地向前耸立着﹐圆圆的弧线﹐

浅粉红色的细小乳头﹐与及同样是浅粉色的细小乳晕﹐即使没穿胸罩﹐双乳之间都有条浅浅的乳沟。这简直是​​一对完美的乳房。

像我这种修长窈窕的身型﹐拥有如此奇峰突出的一双美乳﹐走在街上﹐怎会不惹来女性的妒忌目光﹐还有男性的淫秽目光呢?我还有一双 42 吋长的修长美腿﹐

加上滑不留手的白嫩肌肤﹐标致的样貌﹐完全羡煞旁人。我的家庭背境很简单。我是独生女儿﹐父母时常忙于工﹐于是交给容妈照顾﹐容妈是从少看着我长大的﹐

所以我们感情很好。我们的家庭虽然不是超级富有﹐但也能享受无比舒适的生活。父母是开美容院的﹐现在已有七间分店﹐而且我们外国还有私人厂房﹐

研制护肤产品。我们的护肤品已建立了牌子﹐所以我们亦有产品外销﹐很多小型的美容院都会使用我们牌子的产品。我家是开美容院的﹐因此我的肌肤才会这么娇嫩。

我家是一间两层的房子﹐家里还有三个佣人。五十多岁的容妈是负责照顾我的起居及家里的伙食的﹐三十三岁的阿珍是负责清洁房子及衣物﹐还有忠伯﹐

是容妈的丈夫﹐都是忠心耿耿的僕人。还有两个四十多岁的司机﹐一个接送父母﹐一个接送我的出入﹐不过接送我的那个司机良伯﹐因为儿女都事业有成了﹐

不用他再工作﹐所以辞了职了。父亲已聘请了新的司机﹐是良伯的表弟﹐才三十五岁﹐相貌不错﹐而且深深的轮廓使他别有一番男性的魅力。

他对我非常礼貌﹐而且因为年龄不是相差很远﹐我们都时常有说有笑﹐非常投契﹐已建立了一份友谊。这件事是发生在三年前的。那时我刚刚满十八岁﹐

而且也是刚刚被男友夺去宝贵的贞操。那几天我的心情都糟透了﹐因为我刚和男朋友分手了﹐而且更是他抛弃我﹐说什么我太漂亮﹐太过受男孩子欢迎﹐

使他没有安全感﹐还说自己配不上我﹐所以离开我。这简直荒谬!分手的原因竟然是我太漂亮和太受欢迎﹐这简直是是荒天下之大谬!我已在家里躲了几天来平复自己伤痛的心情﹐但是今晚我不想再躲了﹐我要出去疯癫一晚。

我约了几个朋友﹐她们都是我的普通朋友﹐在不开心或想玩乐的时候﹐我都会找她们﹐因为她们玩得奔放﹐而且懂得去很多古灵精怪的地方耍乐。

因为伤心﹐我要去发洩伤痛的情绪﹐每次我想出外疯癫一晚﹐我都会改变形象﹐打扮前卫﹐衣着性感。

我穿了一个黑色的性感的通花蕾丝胸围﹐外面加一件黑色完全透明的薄纱贴身中袖衣服﹐领口是长V字开口的﹐所以露出长达两吋的深深的诱人乳沟﹐

因为胸围和衣服的布料都很薄﹐只要稍为留意﹐可以看到乳头把衣服微微隆起﹐显现出诱人的两点。下身穿了一条超迷你的黑色皮短裙﹐

仅仅能包住我圆浑的臀部﹐一条与胸围同样布料的黑色T-Back 小内裤﹐再穿上一对黑色的鱼网丝袜﹐一对漆面的黑色幼跟的高跟鞋﹐鞋跟有四吋高﹐

把我修长的美腿线条更显得性感撩人。我把长发盘上头顶﹐化了一个淡妆﹐涂上深红色的口红﹐显得更艳丽。

我喷了一点醉人的香水后便立即出门。我离远看到司机阿松站在车子旁边。当他看到我﹐双眼发出异样的光芒﹐因为他是第一次看到我性感的打扮﹐

所以一时间看呆了。我走到他面前﹐轻拍他的脸庞﹐他才回过神来。他上下的打量着我﹐还不时吞口水﹐我没想过他会如此肆无忌惮地看我﹐

我也被他看得浑身不自然﹐我连忙说: 「看完没有呀!我赶着出去啊!」

他被我一语提醒﹐觉得尴尬极了﹐于是立即走上车。当他驾驶车子的时候﹐

我故意把双腿放到座椅上﹐因为裙子太短﹐只要提高双腿﹐便向上缩短了﹐令我臀部侧面的圆浑线条都露了出来。我留意到他不断从反射镜望我﹐

当我和他有眼神接触﹐他便迅速把目光移开。我正得意的时候﹐车子突然急急煞住﹐我为了稳住身子﹐其中一条腿立即放到车箱的地面上﹐

而另一条腿则还留在座椅上。阿松转过头对我说: 「对不起﹐小姐﹐前面的车子突然停住﹐你没事吧?」我惊惶的看着他说: ​​「啊!没事﹐没事!」

我深呼吸几口气﹐情绪稳定下来﹐发觉阿松一直低头望着我﹐我也低头看看是什么吸引着他﹐这才发现原来我因为刚才为了稳住身子﹐把双腿分得开开的﹐

裙子也缩短到小腹﹐透过疏孔的鱼网丝袜﹐看到我那小小的蕾丝小内裤﹐而且因为裤子太细少﹐浓密而乌黑阴毛很多都暴露了出来﹐

因为小内裤的T-Back 设计的﹐完全不能遮掩整个阴户﹐嫩红色的外阴唇都隐约看到。我感到非常羞愧﹐面颊泛红﹐连忙合拢双腿﹐说: 「快开车子吧!我要迟到了。」

他也觉得不好意思﹐立即发动车子﹐但我留意到﹐他的呼吸声急促了﹐而且脸颊及耳朵都红得很。到达目的地后﹐我连忙下车﹐我知道他的灼热目光一直投在我身上﹐我只有装作不知﹐与他说声再见便急急离开。

我走进一间Pub里面﹐很快找到我的朋友。我留意到一进入Pub ﹐很多双眼睛都看着我﹐但我也见惯不怪了。当我走到朋友面前﹐发觉不只她们四个﹐

还有七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男生﹐我从未见过他们。我朋友莉莉逐一向我介绍﹐她一面介绍﹐我一面打量着他们。他们样貌都不差﹐有两个特别俊俏的﹐

一个叫阿棠﹐一个叫艾力。我们叫了好多啤酒﹐我们猜拳﹐输了就喝半杯﹐不经不觉已饮了数打啤酒。但因为我酒量不浅﹐而且又不是输得太多﹐

因此还未有醉意。我的朋友都有点微醉﹐但男生们发觉我仍如此清醒﹐便叫了半打Tequila Shot 。我因为逞强﹐而且想用酒精麻醉我的心痛﹐

于是不加思索的饮了四杯。饮完后我便上洗手间﹐在洗手间的镜子上﹐镜中的我红粉绯绯﹐娇艳可爱。

我知道那群男生常常偷望我的胸部﹐每当我猜拳时俯身看骰子的时候﹐都贪婪地欣赏我深深的诱人乳沟﹐以及高耸的胸部和突起的两点。

当我返回坐位的时候﹐我的朋友及部份男生都走了﹐只剩下阿棠﹐艾力及小黑﹐他们见到我﹐便说: 「你的朋友走了﹐赶着下半场呢! 」然后露出一脸淫笑。

我笑看着他们﹐坐低继续猜拳﹐阿棠及艾力分别坐在我两旁﹐并故意把他们的大腿紧贴着我的大腿﹐小黑则坐在我对面﹐继续偷看我的胸部。

他们分别输了﹐饮了那两杯Tequila Shot。跟着我也输了﹐他们把一杯啤酒递到我面前﹐我一口气喝下整杯﹐这时﹐Tequila 的酒力开始发作了﹐酒意开始上升。

我说:「不玩了﹐不玩了!你们常常都输﹐不玩了﹐我们谈点什么吧!」 说毕﹐

我便把身子靠在沙发背上﹐

目光流盼地看着他们说:「你们有什么问题想问我﹐有什么事情想知?我们今天才认识﹐应该详细一些地介绍自己啊!」 艾力首先答道: 「好啊﹐好啊!我们有好多问题想问你呢……」

说着﹐便将目光投射到我随着呼吸﹐上下升降着的丰满胸部上。我笑着说:

「问吧﹐问吧!我一定会回答!」 艾力第一个问: 「你个胸有多大?」

想不到你第一个问题﹐就问我一些私人问题﹐不过﹐我说过会答﹐就一定答你﹐我的胸有32 D 这么大﹐还有什么问题? 」

他们听到﹐都专注地凝视着我的双峰﹐而且阿棠及艾力也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游移。因为我不只是坐下﹐更是斜靠在沙发背上﹐所以裙子都缩高了﹐

将我圆浑的臀部侧面及光滑性感的大腿都表露无遗。跟着阿棠又问: 「那么你穿什么颜色内裤?」 「哇!越问越私人啊!我穿黑色的内裤﹐布料和胸围一样啊! 」「是吗?那倒要看看了﹐否则怎知你有没有说谎?」

艾力说毕﹐便将我的右腿抬起﹐要我把脚踏在桌子上﹐因为我穿了四吋幼跟的高跟鞋﹐这个姿势﹐除了使我腿部美丽的线条全完显现外﹐

更使我的小裙子一下子缩得便高。我那隔着鱼网丝袜的小内裤也看见了﹐还有小内裤遮不住的阴毛﹐都也清楚的看见。

这时﹐坐在我对面的小黑说:「想不到你是穿T-Back 的内裤啊!很性感﹐很撩人啊!」艾力及阿棠听到﹐都把头伸出来﹐看到我的小内裤包过了阴户后﹐

立即收窄﹐紧紧地勒住粉臀中间的缝子。我留意到﹐他们的裤裆都慢慢地隆起﹐而艾力的手更放肆地游到我的阴部上﹐玩弄我那些乌黑的阴毛﹐

用手指绕着阴毛打转。我知道是时候要停止了﹐再玩下去就不得了。我正想抽回右腿﹐但不知怎的﹐酒意好像突然间涌上。

我摇一摇头﹐心想﹐没可能这样的﹐我时常喝酒﹐醉意决不这样突然上升的﹐而且还使我昏昏沉沉的﹐全身也发热起来。我看着艾力的手不继在玩弄我的阴毛﹐

而在执拾桌面的服务生也慢动作地执拾﹐观看着这千载难逢的醉人春色。我觉得非常羞愧﹐但却使不出力气﹐全身乏力﹐我脑内灵光一闪﹐

我知道我的酒被人下了药了。我开始感到害怕﹐声线含糊地说:「你们放手﹐我要走了﹐我要回家了﹐你们放开我!」艾力真的把手拿开﹐

我便提起手袋﹐站直身子正欲离开。但我一站起﹐那种昏沉的感觉快促地涌上来﹐视线也摸糊了﹐四肢也软弱无力。我跌坐在沙发上﹐而且更有浓浓的睡意﹐

我的眼皮越变沉重。我竭力想睁开双眼﹐却战胜不到那浓浓的睡意﹐一刹那间﹐我就睡着了﹐失去意识。

不知过了多久﹐我开始清醒了﹐我发觉自己躺在睡床上。我环视四周﹐这是一个房间。我撑起身子﹐却发觉无比沉重﹐四肢仍是软软的﹐使不出什么力气﹐

脑子仍是昏昏沉沉﹐迷迷糊糊的。我的衣服还整齐的穿着﹐但不知为何全身都热烫得厉害﹐好像有蠢蠢的欲念。我的乳晕及乳头更像被火烧的灼热﹐

我的阴部同样灼热﹐而且我的小穴更是无比痕痒﹐像有千千万万只小蚁在走动﹐还依稀感觉到有爱液缓缓渗出。我想我已被人下了春药﹐又被人困着﹐非常害怕。

这时﹐房间外有一些人声﹐我困难地爬到房门前﹐把耳朵贴着门倾听。 「今次我们可以饱吃一顿了﹐想不到我这一生人﹐可以品尝如此佳肴!」

「就是了﹐她简直是极品﹐是难得一见的货色﹐想不到我们还可以操她!」「她喝了我们加重份量的春药﹐而且我们还把兴奋剂涂到她的乳头及阴户上﹐

她一醒来﹐不只全身仍没力气﹐还会欲火焚身的啊! 」「我想现在她也差不多醒了﹐我们进去看看!」这时房门被打开了﹐我惶然地坐在地上﹐

映入眼睑的是三个赤条条的男生﹐我无力地看着他们。 「啊!已经醒了吗?我们刚才的说话你都听到了﹐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吧!」

艾力说完﹐就把我抱回床上。 「来吧!好好享受吧!我帮你脱衣服。」 我知道我的挣扎是没有用的﹐我没有反抗﹐任由他们把我的衣服逐一脱下。

「真是听话啊!完全没有反抗﹐知道反抗也没用﹐那就好好享受吧!」 艾力说着﹐我的衣服也全都脱去了。他们三个双眼发亮地看着我无瑕的身躯。

我的皮肤因为春药的关系﹐显得白里透红﹐可爱醉人。艾力的双手立即握紧我坚挺的双乳﹐用力地搓揉﹐把我的乳房挤压得变成不同的奇形怪状﹐

他挤出我那早已变硬而耸立着的乳头﹐一把含着﹐他轻咬我的乳头﹐又用舌尖在我的乳晕上打圈﹐他另一只手也没停住﹐用两只手指捏着我的乳头﹐时而旋转﹐时而拉得高高﹐再放手一弹﹐虽然有些痛楚﹐我却感到越渐兴奋。

阿棠也没停住。走到我面前﹐抢了我一边的乳房玩弄﹐艾力也让给他﹐专心一意地玩弄我一个乳房。阿棠同样地抓着我的乳房不放。小黑见没有乳房玩﹐

便分开我双腿﹐把头伸到我的阴户前面﹐近距离地观看。当他的手指碰到我的外阴唇﹐我已忍不住轻轻呻吟了。他掰开我嫩红的大阴唇﹐

看到我浅粉红色的小阴户﹐也不住赞歎。他看到我的小穴一收一放的﹐还缓缓地渗出晶莹的爱液﹐便伸出舌头﹐舔我的爱液。他又捏着我的阴核﹐轻轻磨擦﹐

他揩了一些爱液﹐再涂到阴核上﹐又旋转又磨擦的抚弄着。兴奋的感觉流遍全身﹐欲火更狂热地烧起﹐我忘记了自己正在被人轮奸﹐还享受着这些欢愉﹐

一声又一声地呻吟。我也试过努力压抑着春药的药效﹐但他们纯熟的抚弄﹐即我的理智及道德观念都崩溃了。

艾力及阿棠仍沉醉在我的美乳上。小黑玩弄着我的阴核﹐又把手指浅浅地在我小穴的洞口抽插徘徊﹐将我的欲念加剧提升﹐我的爱液越渐迅速地流出。

这时﹐我感到下身发软﹐小穴紧紧地收缩﹐一种酥麻的感觉由下身直沖上来﹐我更诱惑地呻吟﹐双手握紧床单。高潮来了﹐我知道高潮来了﹐

紧紧收缩着的小穴放松了﹐涌出大量的淫水﹐直喷到小黑的脸上。艾力见我已来了一次高潮﹐便放开我的乳房。他把我双腿向我上半身推去﹐

使我的双腿都贴着我的胸部﹐他欣赏着我朝着屋顶的阴户﹐小穴还渗着爱液﹐阴毛也被刚才大量的淫水弄湿了﹐缀着​​点点晶茔剔透的水点﹐

有些还乱乱的贴在阴唇上。他用舌尖舔一舔我的小穴﹐再探入我的小穴内转了几圈﹐然后又把两只手指插入去﹐再抽出来﹐他把手指放进自己的口中﹐

舔掉我黏黏的爱液﹐说: 「你的爱液好甜啊﹐你的洞也很紧很窄呢!」阿棠听到艾力说我的爱液很甜﹐也走过来。先欣赏着我的阴户﹐再掰开我的外阴唇﹐

看到我的小穴后﹐竟把三只手指插住来。我高呼叫痛﹐他没停低﹐只是把动作放慢﹐慢慢地插进我的小穴内。因为阴户是朝着屋顶的﹐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小穴﹐

渐渐地吞没了他的手指。虽然有点痛﹐但却也带着兴奋的感觉。他一下又一下地慢僈抽插﹐我的阴道开始放松了﹐爱液又开始缓缓渗出﹐阿棠见我的反应越来好﹐便抽出手指﹐我的小穴已微微张开了。

阿棠立即用他的阳具顶着我的小穴。我看到他巨大的阳具﹐也吓了一跳。我只看过我刚分手的男朋友的阳具﹐比阿棠的细小了一半。

我完全想像不到这么大的东西如何可以放进我的洞穴内!我想反抗﹐但阿棠却按着我双腿﹐要我继续维持这个姿势。他一用力一插﹐已看不到龟头了﹐

我紧窄的小洞受不住这样的扩张﹐已感到丝丝痛楚。但不知为何﹐看着他的阳具插进我的小洞内﹐我却有另一种兴奋的感觉。但我不是这样随便的女孩﹐

我不可以向情欲低头﹐我哭着说:「不要﹐不要!求你停低﹐不要这样对我﹐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?放过我吧!」

阿棠笑着说: 「你想停止吗?好﹐我答应你。我只在洞口徘徊﹐绝对不会走进去﹐看你能忍受多久!」 我不知道这是否表示他们会放过我。